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华 > 正文

個人破産制度全國鋪開前還需“三步走”

出油率公式,梅森公式,毛利率公式,投资收益率公式
2022-03-11 08:56来源:互联网 点击:

  去年3月,全國首部個人破産法規在深圳試點,個人破産制度從試點走向全國需要多久?實踐中,“僵屍企業”走破産程序,如何進一步縮短周期、降低成本?

  日前,新京報記者專訪最高法審委會副部級專委劉貴祥,就個人破産制度、破産疑難問題破解、優化營商環境等熱點話題進行回應。

  他介紹,個人破産制度從深圳試水到全國鋪開,中間還有一段路要走,尤其應做好以下三方面的工作:首先讓更多的群衆接受個人破産制度,第二步是完成國家層面的立法,第三步是完成審判及配套措施的准備工作。

  劉貴祥:《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産條例》自去年3月1日施行以來,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積極穩妥有序推進個人破産案件審判工作。截至2022年2月22日,收到個人破産申請1023件,啓動破産程序23件,審結破産案件19件,其中重整11件、和解4件、清算4件。

  截至去年年底,深圳的個人破産案件主要呈現出四個特點:申請主體多爲有創業經曆的青壯年;個人破産債務分布廣泛、規模可控;部分債務人存在涉訴涉執情況;債務人財産以現金爲主,償債意願能力較強。

  深圳中院所審結的個人破産案件中,已經包括了個人破産重整、和解、清算、庭外和解制度四種類型,爲全國立法、司法積累了鮮活的經驗。

  除廣東深圳外,浙江、江蘇、山東、四川等地人民法院也積極開展了個人債務清理工作。個人債務清理是在現行法律框架內,對自然人債務人的債務進行集體清償,爲研究推動建立我國個人破産制度積累實踐經驗。

  最高法持續積極推動建立我國個人破産制度,向立法機關報告工作,與相關部委溝通,開展專題調研,指導地方法院做好個人破産審判和個人債務清理工作。我們先後下發通知,要求地方法院既要積極作爲,大膽創新,又要堅持以法律爲依據,確保在法治軌道上深入推進建立個人破産制度。

  劉貴祥:雖然目前深圳出台了個人破産條例,但只有我國立法部門關于個人破産制度的立法工作完成後,個人破産制度才能在全國範圍內鋪開。

  從深圳試水到全國鋪開,中間還有一段路要走,尤其應做好以下三方面的工作:首先是加大對個人破産知識的傳播,使更多的群衆接受個人破産制度。每個人都可能成爲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。同時,大家最擔心的不誠信債務人通過個人破産逃廢債問題,可以有效防範。

  第二步是完成國家層面的立法。我們現有企業破産法,只適用于具有法人資格的企業,個人破産不能適用,需要通過國家立法解決。目前,我國刑法規定的破産犯罪的主體只有公司、企業,沒有個人,需要通過立法將個人納入破産犯罪的主體範圍。

  第三步是需要完成審判及配套措施的准備工作。個人破産對人民法院來說是新事物,人民法院需要在審判力量、相應的制度方面做好准備。建立破産信息公開制度、完善財産登記制度等相應的配套制度也需要建立完善。

  新京報:近年來,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及妥善處置“僵屍企業”政策的大背景下,企業破産案件的數量逐年增加,但實踐中“僵屍企業”走破産程序存在周期長、成本高等問題,人民法院將采取什麽措施推進解決?

  劉貴祥:一直以來,最高法強調要加快“僵屍企業”退出,促進經濟資源整合。2018年至2020年,人民法院共審結破産清算案件16491件,促使沒有經營前景的企業有序退出市場,釋放、盤活了經濟要素和資源。

  出現破産程序周期長、成本高問題,原因是多方面的:一是破産案件本身不同于普通訴訟案件,既包括債權人等主體的權利確認,也包括對債務人財産的追收、處置和分配,加之“僵屍企業”進入破産程序時,基本上都停産多年,導致破産程序耗時較長,成本高,債權人清償率較低;二是破産配套制度還不完善,管理人身份還未得到普遍認同,履職水平也參差不齊,均在不同程度上影響處置效率和成本;三是企業破産法本身沒有規定簡易程序;四是全國專門破産法庭、破産審判庭的數量不足,難以適應日益增長的破産案件審理任務。

  針對這些問題,最高法建立執行不能案件移送破産審查工作機制,推動相關企業盡早進入破産程序。針對目前企業破産法缺乏簡易程序的問題,在現有破産制度的原則和框架內,建立破産案件快速審理機制,降低破産程序成本。

  建設全國企業破産重整案件信息網、破産案件法官工作平台、管理人工作平台,通過網上預約立案、異議申請、材料提交、信息檢索、破産財産處置等事務,降低破産程序實施成本;通過該網全面發布企業破産案件審理流程、破産信息動態、法律文書電子送達等,加速破産案件審理進程。

  爲協調解決破産程序中的資産核查處置、稅收減免、工商注銷等各類問題,最高法推動各級法院構建地方府院協調機制,並與13個中央部委就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等聯合制定文件,不斷優化破産制度運行的外部環境。

  強化破産專業化建設,目前,全國已設立15家專門的破産法庭,有近100個中級或基層法院設立了清算與破産審判庭。充分發揮管理人作爲專業中介機構的作用,全國現有機構管理人5060家、個人管理人703人,共成立131家管理人協會,通過行業自律管理進一步促進管理人隊伍素質提升。

  通過上述努力,破産案件審理周期從2017年的平均577天大幅縮減至157天。下一步,面對破産案件數量持續快速增長的趨勢,全國法院將繼續加大“執轉破”力度,加強專業化建設,推動立法增設破産案件簡易審理程序,營造辦理破産的市場化、法治化環境,實現破産案件的高質量審理。

  劉貴祥:持續推動並密切配合立法機關修訂完善《企業破産法》。推動涉債權人權益保護有關條款的修訂,優化重整制度,完善破産企業整體出售、困境企業及時進入破産等制度,提升企業破産的質效。

  提高訴訟效率,推動降低訴訟成本。嚴格規範民商事案件延長審限和延期開庭,推動全國法院落實相關制度。推廣應用全國法院詢價評估系統,加大網絡司法拍賣力度,降低評估成本和拍賣費用。推進人民法院“兩個一站式”建設,縮短審判、鑒定、拍賣、執行周期。

  提升網上辦案和司法公開水平。持續推行全流程網上辦案體系建設,完善網上立案平台功能,切實發揮信息化優化辦案流程、提高辦案質效、方便當事人和律師訴訟等功能。落實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公開的若幹規定》,向市場主體公開案件執行進度。

  推動降低破産程序費用成本,減少辦理破産時間。完善網上信息公開制度規定,加大債權線上申報審核、網絡債權人會議等信息化應用範圍,推動破産企業財産全部在線處理,健全破産案件快速審理工作機制,規範破産案件審理流程節點,縮短審理周期,加強管理人履職保障,提升管理人辦理破産效率。

  下一步,我們將以“增加市場主體感受”爲目標不斷深化改革。首先是轉變理念,從“內部考核導向”向“外部用戶評價導向”轉變,更加關注制度措施的實施效果和市場主體的主觀感受,以評促改,對標世界一流,主動尋找差距、補齊短板。同時,認真聽取市場主體對法院工作的意見,確實屬于法院的問題,積極應對,不回避,確保各項改革舉措真正落地,讓市場主體真正感受到。另外,要加強宣傳,對改革舉措,尤其是對世界銀行評估體系中容易引起誤解的概念、術語、問題,進行精准解讀和宣傳。

编辑:admin 作者:admin
  • Tag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广信息
推荐内容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