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华 > 正文

編劇“海報署名權”不是小事

宾得k20d说明书,松下fz28说明书,尼康d2x说明书,索尼t900说明书
2022-03-17 17:31来源:互联网 点击:

  今年兩會,來自文藝界的十余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交了“關于糾正海報等影視宣發物料不給編劇署名行爲”的提案,據報道,聯名者包括侯光明、熊召政、王亞民、郭運德、鄭曉龍、劉家成、馮遠征、王麗萍、閻晶明、張光北等人。

  聯名者中有作家、導演、編劇、演員,也有培養文藝人才的高等院校領導,他們基本可以代表影視行業的方方面面。他們不僅是在替編劇群體發聲,也是在替整個行業發聲,如提案的建議核心所說的那樣,唯有“一劇之本”在各個層面落到實處,才有利于整個行業的發展。

  可以看到,“宣發物料”成爲一個顯眼的關鍵詞,而在“宣發物料”中,海報上編劇的名字不翼而飛,尤其讓編劇團體感到不滿。2021年10月6日,經典電影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院線重映,海報將編劇署名刪除了,與原版海報處于第一行的“編劇:林金”形成了鮮明對比。這引起中國電影文學學會的抗議,稱“編劇署名權不容侵犯”,引用著作權法第十七條規定,要求恢複編劇署名。隨後重映方改正錯誤,把編劇名加在了海報上。

  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編劇署名事件發生在新《著作權法》正式實施之後,並且業界剛剛爲編劇署名問題進行了一場艱難的爭取,對整個過程記憶猶新,所以才會對這部經典電影重映不給編劇署名反應如此強烈。這不是“小題大作”,而是唯有上升到一定高度,才有可能真正解決問題。

  編劇的署名權利被侵犯和剝奪由來已久。例如《長恨歌》《墨攻》于2006年,《暗算》于2007年,《金婚》于2008年,《北京愛情故事》于2012年,都有編劇署名風波被報道。雖然,大多數編劇最後都贏了,但大環境並未真正改善。

  更多一些影視作品,在給編劇署名時,采取了把編劇名字放在不被注意的位置,縮小編劇名字的字號,淡化編劇名字的顔色……這樣的處理方式,雖然從法律層面上規避了被起訴的風險,但從格局與氣度方面,卻顯現出片方的小氣與“雞賊”。有人分析認爲,片方這麽做,是因爲編劇知名度小。但編劇知名度的大小,不應影響其光明正大的署名權利,當編劇爲劇本寫下第一個字的時候,他就注定了是一部作品的幕後核心創作者之一,以編劇知名度大小來決定爲其署名與否,這樣“看人下菜碟”的功利心理,決定了其出品方或制作方不太可能拍出真正優秀的作品。

  編劇的署名問題,在行業內,應該算個小問題,完全可以通過尊重傳統、會談協商、寫進規則的方式,來達成一致意見。但顯然,目前這個問題在行業內部已經沒法談攏。而尋找沒法談攏的根源,其實並不多麽困難——誰有權力決定海報以及片頭片尾的署名次序,誰就是造成編劇署名爭議的責任方。

  編劇署名難,是內外兩種壓力導致的。內部壓力是,部分制片人和導演搶占編劇署名權,無論是“導演中心制”還是“制片人中心制”,都未讓一些項目的創作主導權,真正轉移或部分交到編劇手中;外部壓力是資本與平台,對資源和渠道的掌控所帶來的盲目“自信”,使得資本與平台對內容質量並不真正重視,編劇的話語權自然得不到彰顯。編劇宋方金表示,內、外部環境矮化編劇已經成爲集體無意識的做法,不重視甚至打壓編劇的終極目的,在于剝奪編劇的著作權權益。按照宋方金的說法,海報不給編劇署名只是問題的表象,本質上是對著作權權益的獨占心理使然。

  “海報要給編劇署名”的問題,觸及的卻是整個行業存在的大問題,“如不糾正,侵害的是編劇群體,危害的是影視産業,損害的是中國保護知識産權的形象”。期望業界內部能夠反思行業環境,有關部門能夠細化並強化規章制度,由此才能夠徹底解決有關編劇權益頻遭侵害的問題。

编辑:admin 作者:admin
  • Tag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广信息
推荐内容
热门文章